臨界

—   設 計 概 念

單純直觀視角來看,醫囑為空間雙重性格。
外在不可分割,但內裡實則住著兩個不相干的靈魂;
彼此廝磨、糾纏、推拒、侵蝕、難分難解,
直至巨大反差熟成一座深刻載體。

灰晝;與;白夜
是思慮渾沌的半成品?
亦或是烈焰肆虐過後,抽離了喧嘩溫度,回復絕對安靜?
那麼是否也能有另一重念想:
朦朧方舟概念,於驚濤駭浪中似有若無的皈依。

像是沾染水漬的皮殼斑駁剝離;
但仍在跳動的筋絡活躍突起,
那角落匿起的陰暗,像是寫滿時間刻度的扉頁,
有著太多過往等候探詢。

對剖水平線,一刀切開兩重次元,
各自的層次,有各自的運行軌跡,
而乾淨平整的白;和坑疤不淨的脫模灰攪在一起,
同一個時空,
有了世上最近也最遠的距離。

基本保留原始結構的輪廓上半,
低限演繹建築、設計者心緒歸零狀態。
當感知於仰角的滯悶返轉,
平行以下至俯角的視野,
半牆、地坪、長桌,
舉凡機能向量言簡意賅,
最基礎的夾板刷漆一筆揮就。
人們浸潤於此抽離真空,
然有其厚度的白異常黏著,
唯獨透明的椅:偶爾折射現場燈光或驚異目光,
平添聚會時分,短暫記憶裡火花爆開的片段。

ALL

43 53 6 5 8 2 3 4 41 7 40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