未央

—   設 計 概 念

靈連蜷兮既留,爛昭昭兮未央。 楚辭 九歌-雲中君

旅程有起點:就有終點。但空間創作不一樣。
端賴執行者是想點到為止;還是務求淋漓盡致。

保留想像;餘韻繞樑;弦外之音;於是未央。

跳開普世價值的既定觀想,
用身上仍沾滿水泥殘跡的木棧板,依序編織工整輪廓,
像是靜穆的陣列兵將,
披畢生的風霜;再赴一次榮耀的疆場。

被蓄意遮擋的大窗,儘管那光、那脈絡分明的濃綠如此猖狂,
依舊不敵寂默的殼悄悄掩上。
四下凝望像是透著光的繭子,又像是深沈的夜,未央。
幽微的光束宛如堅韌的絲,
輕盈卻充滿力量。

崢嶸捆綁著的錮筋屏風,
雖非楚河漢界,卻能切出數方平行宇宙,
順著光推波助瀾,讓枝枒般的網向四方伸展,
念頭像是有了呼吸;時而膨脹;時而抽緊。
忽輕忽重、倏明倏黯之間;
竟擎不住飛揚的思緒翻騰疾走。

彷彿一座淨空的城,國王的華麗冠冕懸垂於角落;
隱於幕後的主宰,似有若無。
人們於燈下的交頭絮語,
鐵製長桌前的運籌帷幄,
以至場景轉換後的諸般時空記憶,
漸次被稀釋融入慢慢澄透的容器。

安靜、淡定、和緩、不疾不徐。

最粗糙無華的材質構成,卻富於抽離反差的快感,以及越發激昂的磅礡。
演出無關褒貶,僅在於實驗與即興間的全力以赴,
或者也能說是一無反顧,
反正,好戲連檯;兀自方興未艾。

ALL

8 7 6 5 4 3 2 1 40 41